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大叫一聲,反射般把手抽了回來,在黑暗中摸到自己沒法解釋的東西是最讓人討厭的,而且摸到那手的一剎那我感覺到這手的主人必然已經死去了,因為那冰涼和浮腫的皮膚,感覺不到一點生氣。

  我突然想起自己身上還有一些火折子,忙打一只,借著火光,我看到那地方躺著一具尸體,他的肚子上有一個很大的創口,創口上圍著很多尸蹩,這些尸蹩每只都有我的手掌大,顏色是青色的,不時還有一些小點的尸蹩從他的嘴巴和眼洞里爬出來。

  我感到一陣惡心,這個人看樣子已經死了有一個星期左右了,應該又是上一個盜墓隊伍的犧牲品,難道他也是因為發現了那個機關,所以才死在這里的?我想到這里,忙借著馬上要熄滅的火光找到電池,往礦燈一里一裝,竟然又亮了,我松了口氣,那老板說這礦燈可以受三米以上的撞擊,看樣子還真沒騙我!

  有了燈,我照了一下四周,這個地方什么都沒有,非常的簡陋,是一個四方的地窖,四周都是不規則的石頭累起來的石墻,墻上有很多排氣孔一樣的洞,黑黝黝的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不時從那些洞里吹來一些涼風。

  我隨即檢查了那尸體,那是一個中年人,四十歲左右,腹部被撕裂了,看樣子是致命傷。他身上穿著迷彩服,口袋鼓鼓囊囊的,我從里面掏出了一只錢包,里面有一些錢,還有一張車站寄存的紙條,我又繼續摸,在他的皮帶扣上,我發現了一個鋼印,上面刻了一行數字:02200059。其他竟然沒有任何能證明他身份的東西。

  我把他的錢包放到自己口袋,打算出去后自己再研究一下。

  這里的建筑風格,很像西周時候的古墓,又有點像一條臨時的逃生通道,我想不太可能會有人把墓修在別人的墓地上面,可能這里就是造墓的工匠給自己留的后路!

  古時候,特別是戰國的時候,你要是參加了修貴族墓穴的工程,那就等于死,不是被毒殺就是和尸體活埋在一起,但是勞動人民的智慧是不容忽視的,大多數工匠都會給自己做一個秘密的通道,好讓自己逃出生天。我用燈一掃,果然看見一個非常狹小的門在一邊的墻上面,但是這個門離地面還是有點高度的,下面有一個木頭梯子,已經爛光了,我估計了一下高度,我不可能跳得上去,這個時候我看到有一張臉突然從那通道里探了出來。

  我一看,不由大喜,叫到:“潘子!是我!”

  那潘子嚇了一跳,也看到了我,可是他不但沒有露出喜悅的神情,反而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一樣,幾乎從那通道里掉下來。

  我正奇怪呢,潘子突然掏出槍,槍口直對著我,我一看不好,怎么難道潘子把我當成粽子了,這下子冤死了!我大叫:“是我,潘子!你他媽的干什么?”

  那潘子就像跟本沒聽見一樣,一聲巨響,那槍聲在這地洞里出奇的響,那子彈幾乎貼著我的耳朵呼嘯了過去,不知道打到我身后的什么上,一泡腥臭的東西濺了我一后腦勺,我猛轉過身,就看見好幾只青色的大蹩趴在墻上,幾只大敖殺氣騰騰地仰著。有幾只已經爬到我頭頂上的天花板上,離我的腦袋只有十幾公分。

  我剛想后退幾步,離這些大蟲子遠一點,突然,兩只墻上的蟲子像彈簧一樣飛了過來,幾乎一下子就到了我面前,就在同時,又是兩聲巨響,兩顆子彈從我的頭頂飛過,凌空把這兩只蟲子打爆,那真的是打爆,我一臉都是蟲子爆出的體液。這個時候,我聽到潘子叫道:“我快沒子彈了,你媽的還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快點跑過來!”

  有了潘子這個靠山,我心里踏實多了,轉頭就跑,潘子又放了一槍,估計又打爆了一只,我這個時候已經到了墻根了,潘子把手伸下來,我一跳正抓住他的手,還好這石壁非常粗糙,我的腳有地方著力,潘子只一拉我就上去了,還沒站穩,潘子那把短槍從我褲襠下面伸出去,又是一槍,那彈殼直接跳出來打到我的襠部,我慘叫一聲,幾乎暈過去,大罵道:“你爺爺的,想閹了我啊!”

  潘子罵道:“媽的,雞巴和命當然是命重要啦!”

  我突然發現礦燈不在我手上了,我回頭一看,發現掉在下面,那光源的四周爬滿了大大小小的尸蹩,青幽幽的一大片,不知道是從哪里爬出來的,我問潘子:“你還有多少子彈?”

  他摸了摸口袋,就掏出一顆來,不由苦笑:“還有一顆光榮彈。”話音未落,一只尸蹩已經跳上石道,對著我們發出“吱,吱”的聲音。

  潘子到底是當過兵的人,這應變的本領是不在話下,直接變槍為錘,拿著槍管,把那木頭槍托當錘頭,一下就把那蟲子敲扁,踢了下去,但是這根本不是長久之計,更多的蟲子爬了上來,我們連踢帶敲,還是有幾只爬到我們身上,那帶倒鉤的爪子一下就帶去一快皮肉。

  我對潘子說:“我們跑吧,這么多根本沒辦法擋。”潘子問,跑哪里去?我一指后面,說,“這后面肯定是個出口呢,你看這個坑道,絕對是古時候的修墓工匠逃命用的,只要沿著這個跑,肯定就能出去。”

  潘子大罵:“屁,我說你們這些書呆子就是以為書上說的都對,我告訴你,這道我都走遍了,根本是個迷宮,我好不容易走到這個地方算有點起色,要是再往后退,不知道要轉悠到什么時候!”

  我一驚,心說難道我猜錯了,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也沒辦法再去細想,眼看蟲子越來越多,我大叫道:“那總比在這里喂蟲子強!”

  這個時候,突然又是咕嚕一聲,又從上面的暗門掉下一個人來,正壓到那些蟲子身上,這突如其來的撞擊,嚇得那些蟲子退了開去,那人罵罵咧咧地站起來:“我的屁股耶,媽的,這是什么門,怎么還往下開的。”他拿手電一照四周,大叫,“靠!什么玩意!怎么這么多蟲子!!”

  我們一看,真是冤家路窄,這不是剛才在主墓嚇唬我們的那個摸金賊。

  那些尸蹩已經又圍了過來,非常迅速,這人也算厲害,把那手電當狼頭用,一敲一只,但是根本不頂用,馬上他背上就爬滿了蟲子,他殺豬似的叫起來,手伸到后面想把那些蟲子扯下來。這個時候,潘子突然一把掏出了他懷里的全部火折子,全點上,然后一個縱身就跳了下去,我連攔的時間都沒有。

  他就地一個打滾,就翻到了那小子的邊上,那尸蹩怕火,一只只全跳了開去,可是火折子根本不是長久的點火工具,而且剛才一連串動作,那火就非常小了,潘子大叫:“你這里還有沒有!”我一摸我懷里,竟然還有幾個剩下的,把心一橫,心想,媽的,豁出去了,也學潘子那樣一個縱身,跳了下去,可惜身手不濟,直接一個狗吃屎。手里的火折子就脫手了,一下子就掉到尸蹩堆里去了。潘子大罵:“我的爺爺,你這不是要我的命嘛!”

  我忙爬起來,跑到他們邊上,那些尸蹩忌諱著火,一時間也不敢撲上來,但是隨著那火光越來越暗,它們的包圍圈也越來越小起來,我不由咽了口唾沫,心里想:“看來要歇菜了。”

上一篇:盜墓筆記1七星魯王 第十二章 門 下一篇:盜墓筆記1七星魯王 第十四章 悶油瓶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