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因為是左手開的拍子撩,加上拍子撩后坐力大得嚇人,這幾槍之后,我只覺得虎口發麻,手竟然舉不起來了,不過好在聲勢驚人,就連老癢也嚇得幾乎一個踉蹌,那些老鼠一下子退了下去,不敢再貿然攻擊過來。

  我一看這是個機會,忙催促老癢快點,拍子撩近距離威力巨大,但是子彈有限,就算一槍打死十只,也遠遠不夠。下一次再開槍,就不知道有沒有這么好的效果了。

  思索間已經退到土坑的中央,我往下一看,地上果然有一個黑幽幽的洞口,依稀可見土表下面的磚層。老癢吃力地將涼師爺塞進那個洞里,正貼著他的脊梁骨一溜到底,他手一松,涼師爺就掉了下去,接著他也一貓腰,雙手撐著地跳了下去。

  我在后面殿后,聽到里面老癢大聲招呼我,才學著老癢,單手撐地跳入洞里。

  下去還不到半個身子,雙腳著了地,打起打火機一看,老癢正焦急地等我下來,涼師爺摔在一邊,不知道死活。

  我將打火機交給老癢,讓他找點東西照明,自己撿起地上一些兵器,胡亂將下來的口子堵住,防止老鼠進來。

  老癢點燃墓室四周墻上的火把,四處一照,發現這里是一個明顯蛇國風格的石室,石室四周全部用條石做壁,上面全是色彩斑斕的壁畫,頂上是條石鑲嵌青磚,只是因為潮濕的關系,幾乎目力能及的地方全部都有霉斑的痕跡。

  石室很小,除了一些兵器和工具,什么陪葬品也沒有,石室的中心,也沒有棺槨,但是地板上倒有棺材放置過的痕跡。

  此外也沒有看到通往其他地方的甬道,我只是粗略的一看,就不禁奇怪,難道外面這些死人要保護的古墓,就是這么屁股大、什么都沒有的地方?

  熱氣從頂上噴下來,我們感覺到氧氣不夠了,壁畫因為溫度的關系,顏色越加艷麗起來,讓人不敢正視。我們心里都知道,待在這里雖然可以暫時保命,但是也不是長久之計。

  我喝了幾口水,然后去看涼師爺怎么樣了,一摸他的額頭,發現他全身滾燙,氣息微弱,是體溫過高的癥狀,忙將剩下的半壺水給他灌下去,老癢掐了幾下他的人中,總算把他掐得緩過來。

  外面的老鼠已經瘋了,圍在盜洞口拼命地嘶叫,拼了命的想進來,無奈洞口全是青銅的利器,它們怎么鉆也鉆不進來。

  老癢四處轉了幾圈,發現沒有出口,便問我這里會不會也有秘道?要真沒有,我們這一次就得蒸成人干了。

  我看了看四周,幾乎沒有什么地方可以設置機關,這里太小,一目了然,剛想說不可能,忽然喀喇一聲,盜洞口的東西塌下來一塊,一只老鼠竟然咬碎了一塊磚,直往縫隙里鉆來,可惜腦袋太大卡在了兩塊磚頭之間。

  這些耗子咬不動青銅,竟然開始咬四周松散的青磚,我心里暗叫不好,這些青磚雖然也很結實,但是到底不比金屬,耗子不要命地咬起來,說不定也能給咬開。

  我揀起一把長矛,將那老鼠頂回去,然后大叫老癢幫忙,老癢忙把自己的外衣一脫,用兵器挑著塞進盜洞口的縫隙里。

  可是他那衣服不頂用,沒頂幾下,就被那耗子咬破了個大洞,接著十幾只耗子順著長矛的桿子就爬了下來。

  我們趕緊撒手,那幾只耗子跳到地上,也不來攻擊我們,反而朝一處墻角沖去。

  老癢一看,忽然恍然大悟,大叫:“老吳,它們是在找路逃跑!快跟著它們!”

  我們忙沖過去,發現那邊墻腳竟然有一個不起眼的耗子洞,趴下身子一看,墻后面,竟然好像是空的。

  老癢不由分說,扯起地上一把銅錘,輪起來就朝那墻砸去,只一下,石板子就裂了,墻上出現了人頭這樣大的一個洞,我們探進去一看,后面竟然還有一個石室。

  “我靠,原來這里的秘道要靠砸的!”老癢叫著,又砸了幾錘子將洞砸大,我們兩個扛起涼師爺就爬了進去。

  隔壁的石室里面沒有任何的裝飾,只是石室的中心有一個四方的直井通往下面更深的地方,下面沒水,那些老鼠毫不停留,直接就跳入到直井里面。

  后面傳來墓室的磚頂開裂的聲音,回頭一看,用來封磚的鉛水已經軟化,這里的墓室很快就會坍塌下來,我和老癢心一橫,死就死吧,咬著牙跟著老耗子跳進了井里。

  那井有輕微的坡度,我一路滑下去,重重摔了一下,然后又是一滾,摔到了一塊平地上。想到老癢和涼師爺就在我后面,忙往邊上一挪,果然,老癢一屁股摔在了我剛才站的那地方,接著是涼師爺壓到了他的身上,把他壓得怪叫起來。

  上面傳來一聲轟鳴,然后是劇烈的震動,墓室終于給火燒塌了,熾熱的石頭從我們掉下來的地方傾瀉下來,直朝我們劈頭蓋臉地砸過來。

  老癢抱著頭坐起來,問我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我舉起老癢從墓室中拿來的火把,轉頭一看,還是四方形的井道,只不過橫了過來,道:“是古墓的排水井,排水系統的一部分。”

  老癢看了看四周復雜的井道,問道:“那我們現在往哪里走?”

  我看了看他,心說我怎么知道,這時候幾只耗子從上面滑落,從老癢的肩膀上跳了下來,一下子跑進前面的通道中。

  我心里一動,忙道:“跟著它們!”說完趕緊向前追去。

  那幾只耗子爬得極快,很快,便帶我們過了好幾個轉彎口,我們幾乎快跟不住它們了。我們連滾帶爬地跟在后面,堅持了足有十多分鐘,忽然,前面吹來一陣微風,那幾只耗子一閃就消失了。我還沒明白怎么一回事,立即腳下一空,幾乎是滾著沖出了排水井。

  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環境,忙一個翻身站起來,這時候老癢他們也跟著摔了出來,四周一片漆黑,我忙舉起火把去照。

  四周豁然開朗,這里不是墓室,而是一個巨大的圓形直井的底部,直徑大概有六十多米,底上凹陷成一個深坑。石頭井的四周都有火架子,我上去點燃了幾個,將四周照得更亮。

  邊上的直井壁明顯有開鑿過的痕跡,顯然這個圓井是人工造成,只是他們挖到這么深干什么呢?難道這里也是上面采石洞的一部分?

  我隱隱約約還看見坑的中心豎著一根什么巨大的東西,可惜光線不夠看不清楚。這里的溫度很高,一股滾燙的勁風由上而下吹來,吹得人頭昏腦漲,連站立都不穩。

  我舉起火炬,讓老癢背著涼師爺走到坑里,在火把的照明下,坑里的情況一清二楚。

  坑里東倒西歪的全是外面看到的人頭石俑,幾乎有百來具,人頭都已經風干,坑中間豎著的,是一根直徑十米左右的大青銅柱子,乍一看還以為是一道有弧度的青銅墻,直上而去,高不可攀。

  青銅柱子的底部直直插入到坑底的石頭里,好像是從那里長出來的一樣,將四周的巖石都脹裂出許多條裂縫。

  青銅柱之上還有很多細小但是粗細不一的銅棍,與老癢帶著的那一根非常相似,我估計了一下,密密麻麻不下千根,再往上不知道還有多少。整個青銅柱的形狀,就猶如一棵從石頭中長出的大樹,枝椏繁盛,直插地表。

  涼師爺看得心里發涼,從老癢背上下來,說道:“建造這里的人一定是想把這青銅樹挖出來,你們看這里的邊上開鑿的痕跡,竟然挖到了山底還沒有找到盡頭,那這青銅柱子,不知道插到地底下有多深。”

  我看著心里也發寒,這樣巨形的金屬器,早就超出了當時的冶煉水平,那些厙族的先民,不可能有這樣的技術,可如果不是他們鑄造的,那這青銅樹,又是誰立在這里的?難道是從地獄里長出來的?

  這時候,涼師爺突然拍了我一下,我轉頭一看,發現一直沒說話的老癢,正直勾勾盯著那青銅樹,徑直走了過去。

上一篇:盜墓筆記2秦嶺神樹篇 第二十章 火龍陣 下一篇:盜墓筆記2秦嶺神樹篇 第二十二章 繼續爬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