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陳皮阿四的鐵彈子飛過之后,閃動的火苗瞬間又黯淡了下來,那邊的人影子恢復模糊,一下子又什么都看不清楚。鐵彈子最后不知道打在什么地方,發出一聲脆響,滾落地上,聲音在空曠的靈宮里回蕩,讓人直起雞皮疙瘩。

  火光閃起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給這影子嚇了一跳,順子更是驚慌,嚇的輕聲叫道:“這是什么東西!”

  華和尚馬上把他的嘴巴捂住,不讓他繼續說話,幾個人的手都下意識的按到了自己的刀上。

  陳皮阿四對我們擺了擺手,讓我們不要這么緊張,然后給華和尚使了一個眼色,后者馬上幾步跳上一邊的燈奴,一手將火拍滅了。

  我不得不佩服陳皮阿四的冷靜,在這么詭異的環境下,任誰也不會想到把自己身邊的光源拍滅,都是希望自己身邊越亮越好,但是其實,這種情況身處在黑暗中才是最安全的。

  燈奴一滅,四周又一下子暗了下來,如濃霧一般的黑暗一下子將我們包圍了起來,另一邊的燈奴卻顯得更加的明亮。

  我們‘啪啪啪’把自己的手電也滅了,一起屏住呼吸,看著那邊的影子。身邊的黑暗一下子了刺激了我的神經,我一下子我感覺到心臟跳動的非常厲害。

  這影子明顯是一個人的,大部分的身體還是隱沒在黑暗中,讓人覺得非常異樣的,是他奇長的脖子,和身上一些讓人無法言語的似乎是刺或是觸須一樣的東西,看上去竟然不是像是人類。而是一種…一種鳥類。

  我本能地感覺到一陣寒意,心里直跳,除了悶油瓶之外,其他人都在四周了。這影子看著又肯定不是悶油瓶,難道這里還有其他人?

  那他是什么人?怎么會出現在雪山頂上的靈宮中的呢?難道剛才這里的雪崩引起邊防的注意了,這人是探路的解放軍?

  也不會,不說雪崩發生在山谷里,就是真發現了,趕過來起碼也要一天時間,不會這么快到達。

  我突然想到,這個靈宮,是汪藏海設下的一個陷阱,既然是一個陷阱,必然是險惡萬分。中陷阱的人絕想不到陷阱里等著他的是什么,這個影子,會不會就是汪藏海設立這個陷阱的時候,安排在這里的怪物呢?

  我們大氣也不敢出,死盯著那個影子,指望著能從它的動作和形狀中推斷出什么。最起碼能讓我們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人還是其他的東西。

  但是奇怪的是,那個影子也是直直的站在那里,猶如一座泥雕,連晃也不晃。似乎根本不是活物。

  等了片刻,雙方都沒動靜,胖子開始沉不住氣了,輕聲說道:“不對勁啊。是活物他就得動,這東西一動不動,是不是我們看花眼了,那是那些燈奴印在柱子上的影子?”

  葉成道:“胡說,燈奴不是都在邊上站著嗎?他怎么能自己走到這邊來?”

  胖子輕聲道:“不是說天地靈氣,琵琶都能成精嗎?說不定這里的石頭燈奴就成了精了,自己就能走動。”

  我給他說的渾身不舒服,一下子也沒有多余的智慧來判斷胖子說的話,早幾個月的時候我連粽子都不信。現在我見過的粽子可以搓上兩桌麻將,要說是有 沒有妖怪,我真不敢判斷。但是胖子說是這石頭燈奴成精,我感覺更多的還是一句玩笑話,胖子越是在危險的時候說話越是不靠譜,這也和他的性格非常有關系。

  但是胖子有一樣說的沒錯,只要是活的物體,他肯定得動啊,就算是只粽子,他也不可能像石頭那樣站在那里,這影子一動不動,就太過奇怪了。

  不管是什么東西,我們也不能一直在這里僵持著,雖然我看不見,但是我知道這里的四周爬滿著‘墻串子’,如果再有人被咬,雖然不致命,但是雪山上缺衣少藥,也是要命的事情。

  我們輕聲一合計,幾個人想法基本和我相同,胖子用非常低的聲音道:“那咱們就別在這里欣賞它的身材了,偷偷摸過去看看,要真是個人,他娘的按倒就揍!”

  幾個人答應了一聲,我感覺到身邊有風一閃,心急的已經摸了過去,一片漆黑也沒辦法布隊形什么的,我硬著頭皮朝著那唯一的火光就去了。

  那燈奴離我們也不是很遠,走了幾步那影子就越來越清晰,我看著也越來越怪,不自覺的,一種不祥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起來,在幾乎走近那燈光能照到的區域的時候,我下意識就放慢了速度,埋伏在黑暗里,緩慢的輕輕的靠過去。

  那黑色的影子幾乎就在我的十步之外,我瞇起眼睛看著他,一點一點地,我的心跳越來越快,冷汗開始不停的冒出來,一邊祈禱著老天不要讓我看到我不想看到的東西。

  可是,隨著越來越靠近的視野,我逐漸已經意識到老天可能不會保佑我們這種盜墓掘墳的人,眼前的那東西越來越清晰,一下子我連腳步也邁不動,只覺得渾身發軟,最后竟然整個人都僵在那里無法動彈。

  我都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我看到的,那只能說是一條巨大地‘蚰蜒’形狀的東西,但是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因為它太大了,我知道最大的蚰蜒能長到一米 多,但是這一條顯然更大,蚰蜒像蛇一樣揚起著半個身體,纏繞在一座燈奴上。我們看到脖子,其實只是它的兩只大毒鄂和長觸須形成的影子。無數的長腳垂著,整 條巨蟲一動不動,似乎正在吸從燈油里揮發出來的氣體。

  在蜈蚣科里,加勒比海加拉帕格斯蜈蚣能夠長到40~60cm,但是長到一米多的至今沒有發現過,這么巨大的體形,這條蟲子的壽命,恐怕有上千年了。

  四周傳來了幾個人的呻吟聲,我甚至聽到胖子非常輕的說了一句:“你大爺的!”顯然是其他幾個摸過來的人也看到了,開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想到我們在半路上看到的那塊刻著蜈蚣龍的黑色巨型墓道封石,忽然明白了為什么東夏人的龍會長著蜈蚣的千足!

  看樣子是他們退入到深山之后,看到了這么巨大的蚰蜒,把它神化為龍的化身了。

  腦子一片混亂間,我聽到有人打了幾聲呼哨,意思是:“退回去!”當時也不知道這話是誰說的了,我不自覺的就往后退去。一直退一直退,也不知道退到了什么地方,四周一看,一片漆黑。

  原來華和尚把我們那邊的燈奴滅了之后,我們沒有了后退的目標,一退之下,全都走散了。

  我重新打起手電,想著點起一盞燈奴,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卻看到不遠處那巨型蚰蜒的影子晃動了一下,它邊上的燈奴一下子熄滅了,一下子巨型蚰蜒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上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九章 墻串子 下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十一章 夾層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