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落地好幾分鐘,我完全蒙了,腦子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也不知道自己是死了還是沒死,接著就有一股辛辣的液體從喉嚨噴了出來,倒流進氣管,我不停的咳嗽起來,血從我的鼻子里噴出來,流到下巴上。

  足足花了半只煙的功夫,我才緩過來,感覺一點一點回歸到身上,我顫顫悠悠的坐起來,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見,我摸了摸地上,都是干燥的石頭和沙子,這護城河底是干涸的,幸虧這些石頭還算平整,不然我就是不摔死也磕死了。

  防毒面具已經裂了,鏡片一只碎了,我摸了一下,發現整個防毒面具都凹了進去,再一摸前面,發現我臉摔的地方有一快很尖銳的石頭,看樣子是幸虧了這面具的保護,我的臉才沒摔爛,不過這一下子,防毒面具算是完全已經沒用了。

  我艱難的扯掉后扣,小心翼翼的把它從臉上解下來,才拿到手上,面具就裂成了四瓣,再也帶不起來。

  沒有了面具,四周空氣中的硫磺味道更加濃郁,但是吸了幾口似乎沒有什么大的不適,看樣子潘子所說的這里毒氣的厲害程度,并不真是,或者在護城河底下的空氣質量還可以。我暗罵了一聲,把面具扔到地上,吐掉殘留在嘴巴里的血,抬頭去看上邊。

  護城河最起碼能有十幾米高,上面是灰蒙蒙一片,我只能看到胖子他們的手電從上面照下來,四處劃動,似乎在搜索我,還能聽到一些叫聲,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摔著的緣故,我的耳朵里滿是剛才落地一剎那的嗡嗡聲,實在分辨不出他們在說什么。

  我嘗試著用力叫了幾聲,但是一用氣,一股撕裂的劇痛就從我的胸口擴散到四周,聲音一下子就變成了呻吟,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發出聲音來。

  為了讓胖子他們知道我還活著,我撿起剛才扔掉的防毒面具,用力敲擊地面,發出‘啪啪啪’的聲音。聲音不大,但是在安靜的護城河底,卻反彈出了回音,十分醒耳。

  敲了一會兒,突然一只冷煙火從上面扔了下來,落在我的邊上,我罵了一聲躲開,接著,我就看到上面一個人的頭探出了橋的斷面,看腦袋的大小似乎是胖子。

  我爬過去,撿起冷煙火對他揮了揮,他馬上就看到了,大叫了一聲,但是我一點也聽不出他到底在說什么,只好發出幾聲毫無意義的聲音,胖子把頭縮了回去,不一會兒,從上面就扔下一根繩子,晃晃悠悠垂到河床底部,胖子背著自動步槍開始往下爬。

  十幾米也就是四五樓的高度,說高不高,說短不短,胖子一下子就滑溜到了底部,放開繩子先用槍指了指四周,看沒有什么動靜,才跑過來,蹲下來問道:“你他娘的沒事情吧?

  我嘶啞著,有氣無力道:“沒事?你摔一次試試看?”

  胖子一看我還能開玩笑,松了口氣,對上面打了個呼哨,馬上,潘子和順子背著裝備也從上面爬了下來。

  他們扶起我,先把我扶到一邊的一塊石頭上,讓我靠在哪里,接著讓順子按住我,拿出醫藥包,給我檢查身體。

  我看到醫藥包,心里就稍微安心了一點,心說幸好準備還充分,潘子確定我沒有骨折,拿出一些繃帶,幫我包扎了一下比較大的傷口,然后罵道:“叫你停你怎么還跳,也虧的你命大,不然你死了我怎么和三爺交代?”

  我一聽大怒,罵道:“你還說我,我都在半空了,你才叫停,這他奶奶的又不是放錄像帶,還能倒回去——”還沒說完。突然胸口一陣絞痛,人幾乎就扭曲了起來。

  潘子一看嚇了一跳,忙按住我,讓我別動。

  我咬牙切齒,還想罵他一句,但是實在疼的不行,連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在那里喘氣。

  胖子在一邊遞給我水壺,道:“不過你也算命大了,這樣的高度,下面又是石頭,一般人下來絕對不死也殘廢。”

  我接過水壺,心說這應該叫做命賤才對,剛才肯定是因為撞到那兩根鐵鏈子,自己才沒死,也不知道是走運還是倒霉,最近老是碰到高空墜落這種事情,而且還都死不了,真是要了老命了。

  喝了幾口水,嘴巴里的血都沖掉了,喉嚨也好受了一點,我就問他剛才那到底是什么東西,潘子說這次他們看清楚,肯定是一只怪鳥,而且個頭很大,有一個人這么高,可惜沒打中,不然就能看看到底是什么。

  胖子道:“他娘的邪乎,剛才我在神道那邊看到的人,可能就是這東西,人頭鳥,可能是種貓頭鷹。”

  順子看了看上面,道:“奇怪,那些怪鳥好象不再飛下來了。”

  我也看了看頭頂,果然,剛才那種無形的壓力明顯消失了,也沒有什么東西再俯沖下來。

  “是不是這里有什么蹊蹺,它們不敢下來?”

  潘子也有點猶豫,胖子道:“這樣吧,我先四處去看看,要是這里可能有問題,我們還是馬上上去,你們呆在這里,小吳你先休息一下。”

  我點點頭,潘子說我和你一起去,兩個人往兩個方向走去。

  不多久,一邊在搜索的胖子就朝我們打了個呼哨,似乎是發現了什么。

  潘子橫起槍,朝胖子的方向看去,只見胖子已經順著橋走出去老遠,手電光都模糊了,在他手電的照射范圍里,我們看到他的身后有一大片黑色影子,似乎有很多的人站立在遠處的黑暗里,黑影交錯,連綿了一片,數不清到底有多少。

  我們全部都戒備起來,潘子‘咔嚓’一聲上栓,順子拔出了獵刀。潘子就對著胖子叫道:“怎么回事?什么東西?”

  胖子在那邊叫道:“你們過來看看就知道了。”

  從剛才我們在橋上的感覺來看,護城河有將近六十多米寬,縱橫都非常深遠。相比河的絕對寬度,胖子站的地方,其實離我們并不遠,但是因為四周濃稠的黑暗,我們根本看不清楚他手電照出來的東西。

  不過,聽胖子的語氣,那里似乎沒有危險。

  順子看了看我,問我能不能走,要不要去看看?我點了點頭,他扶著我將我拉起來,三個一瘸一拐,就往胖子的呆的地方走去。

  護城河底全是高低不平的黑色石頭,有些石頭的大小十分駭人,看的出原來修鑿的時候,肯定是十分巨大的工程,胖子照出來的那一大片交錯的黑色影子,正好是位于上邊石橋的橋墩下。

上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二十章 門殿(四) 下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二十二章 殉葬渠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