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坐在自己的背包上,阿寧隊伍中的醫生幫我包扎了傷口——我手上的傷特別嚴重,縫了三針才算縫合了起來,這是被尸胎從石梁上拽下來的時候割破的。我自幼雖然不是嬌生慣養,但是也沒有做過什么粗重活兒,所以這樣的磕磕碰碰就很容易受傷,換成潘子恐怕就不會有什么事。

  醫生給我消了毒,讓我不要碰水,也不要用這手去做任何的事情了,我點點頭謝了謝他,他就去照看別人。

  從石廊上掉下來之后,阿寧他們對于我這種“出場方式”吃驚到了極點。阿寧一開始竟然還沒有認出我來(事實上我當時蓬頭垢面,她最后能認出是我已經很了不起了),直到胖子在石梁上招呼他們一聲,她才反應過來,更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還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

  兩幫人僵立了很久,才逐漸有所反應,我走動了一下,著急想看看那人背的是不是我的三叔,可是我一動,圍著我的人突然就全部自動后退了好幾步,好像見了鬼一樣,有幾個還條件反射地又端起了槍。

  胖子和潘子在橫梁上剛松了口氣,一看只好又迅速把槍端了起來,我趕緊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敵意,阿寧也忙揮了揮手,對她的手下道:“自己人,合作過,放下槍。”直說了好幾遍,她的手下才將信將疑地把槍口放下來,但是幾個老外還是非常的緊張,眼睛死死盯著我。

  我看到他們臉上的筋都鼓得老高,顯然情緒已經受到強烈的刺激,再有一點驚嚇,這些人可能就會崩潰了,于是也不敢再有什么動作,就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辦。

  阿寧皺著眉頭,從她的表情看,顯然是不知道我們也在這里,抬頭問我:“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胖子在上邊嘿嘿一笑:“這叫白娘子找對象,有緣的千里來相會,無緣的脫光了摟在一起還嫌對方毛糙——我說我們路過你信嗎?”

  胖子說著和潘子從石梁上跳了下來。這時候阿寧隊伍中有幾個人顯然認出了胖子,都驚訝地叫了起來,顯然胖子在這里出現,觸動了他們某些糟糕的記憶。

  胖子走到我們面前,大概是因為他和這些人合作過,氣氛這才稍微緩和下來,幾個神經繃緊的人這才松了口氣,放下槍上的保險咒罵,有個人還自言自語:“這下好了,在糟糕的地方碰上了糟糕的人。”

  我想起第一次遇見胖子的情景,感覺這一句話還真是貼切,不由就想笑。

  胖子瞪了那人一眼,又和其他幾個可能比較熟悉的人打了招呼,阿寧還想問他問題,我和潘子已經忍不住了,就跑向那背著人的老外那里,翻看他背著的人,看看到底是不是三叔。

  老外似乎對我非常顧及,我跑過去他們都遠遠走開,那背人的老外倒似乎不怕,看到我的目標是他背上的人,便將人放到了地上,我上去急急地翻開他頭上的登山帽。

  登山帽中是一張十分憔悴、胡子邋遢的臉,我幾乎沒認出來,只覺得像是三叔,仔細一看之下,我才“哎呀”了一聲,幾乎沒吼出來。

  果然真的是失蹤多時的三叔,那個老賊!只幾個月不見,這老渾蛋竟然似乎老了十多歲,頭發都斑白了,乍一看根本就無法認出來。

  這樣的見面說實話我真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我認為我最后會在一間墓室中見到三叔,然后三叔會說給我一切,或者在我危險的時候,他會出現來搭救我……但是他竟然就這樣馬馬虎虎地突然出現在了阿寧的隊伍里,我看著真切,卻突然不相信起來。

  我真的又看到三叔了?我找到他了?我僵在那里不知道該作什么反應,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還是產生了幻覺。

  三叔似乎神志不太清楚,瞇著眼睛,也不知道能否看見我,但是我看現他所到我叫的時候,突然渾身有一絲輕微的反應,干裂的嘴唇微微動了一下,好像在問:“大侄子?”但是隨即就沒有動靜了。

  我突然心里一酸,一種無法言語的感覺涌了上來,看到這老家伙平安,我頓時放下了心來,那種沒了主心骨的焦躁的感覺頓時消失了,可是又有一股極度的憤怒涌了上來,想上去把他推倒狠揍一頓。兩種感覺混合在一起,臉上不知道出現了什么表情,但肯定十分好笑。

  一邊的胖子不知道和阿寧在說些什么,似乎吵了起來,我也無暇顧及了。潘子看著三叔這個樣子,上去就搖了他好幾下,又解開他的衣服。我一看就蒙 了,只見三叔的衣服里面竟然全是黏濃,仔細一看,他的胸口都是爛瘡,無數的硬頭蚰蜒擠在了他的皮膚之下,顯然三叔想把它們扯出來,但是蚰蜒的尾巴一碰就 斷,蚰蜒就斷在了里面,傷口也不會愈合,時間一久全部化膿了。

  潘子一把就扯住邊上的老外、就要揍他,被其他人抱了起來。潘子一邊掙扎一邊大叫:“你們他娘的對三爺做了什么!竟然把他搞成這個樣子?”

  我看著那老外看到傷口的驚駭表情,知道他們肯定也是不知情,但是三叔這樣子也太慘了,我發著抖問那老外道:“是在什么地方找到他的?他怎么會這個樣子?”

  那老外幾乎要吐了,轉頭過去道:“就是在這里的棺井下面,我們剛發現他,還以為他已經死了,后來發現他還活著,領隊說這老頭知道很多事情,一定要帶著他走——我不知道他身上有這些東西,不然我死也不會背他!”

  “一定是你們!”潘子在一邊大怒,“老子在越南見過,那些越南人審問犯人就是用這一招,就是從你們美國人那里學來的,你們他娘的肯定逼問過三爺,老子殺了你們!”

  其他人都圍在我們的四周了,我擺了擺手讓潘子冷靜一點,道:“和他們沒關系,如果是他們干的,他們不會不知道死蚰蜒會吸引同類而這么驚慌。”

  阿寧走過來一看,也倒吸了一口冷氣,馬上招來了隊醫,幾個人手忙腳亂地把三叔弄正了。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三叔偷偷地往我的口袋里放了什么東西,動作很快,一瞬間我感覺口袋動了一下,我呆了一下,心中一動。

  一瞬間我的腦子嗡的一聲,馬上知道了:三叔可能是清醒的!心里頓時—驚又一安,驚的是他假裝昏迷,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安的是,能做這種小動作, 說明這老家伙死期還不近。我用眼角一看四周,其他人都被他的傷口震到了,沒有注意到,于是不動聲色地繼續扶著他,但是手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表示自己知道 口袋里有東西了。

上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三十六章 出口 下一篇:盜墓筆記3云頂天宮(下) 第三十八章 蛇眉銅魚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