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不知道這東西是什么,似乎是一種大個兒的娃娃魚,以前在老家吃過,但從沒見過這么打的,看著非常瘆人。至于那手電筒,我一見太陽***就一跳,正是之前***潛的時候用的老黃皮手電筒。

  這肯定是胖子他們帶下來的,看那娃娃魚身上的線,也肯定是人綁上往的,難不成是胖子他們的杰作?

  我腦子一轉,一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沒有人會莫名其妙地這么干,胖子很可能是想讓別人留意到這只娃娃魚。

  難道他們被困在了某個地方,只好通過這種方式求救?

  打死我也沒想到,那青光是這種東西發出來的。他娘的!手電筒光怎么變成綠色的了?

  一下放松下來,人頓時癱軟,渾身都松了勁。看來我想的沒錯,他們在水下真有奇遇,現在很可能還活著,只是被困在某個地方,不得不透過這種方式求救。這個地方很可能有空氣,但是為誰所隔斷。

  固然不知道胖子和悶油瓶在水下到底經歷了什么,又是怎么到達那地方的,但能摘掉他們很可能還活著,感覺太好了!

  以胖子那種鬼精性格,娃娃魚上面可能還有關于他們近況的線索,得把它逮住才行。可人在水下手腳很不方便,再看那東西游動的速度,恐怕夠嗆。

  娃娃魚是水中一霸,咬人非常厲害,而且這個頭也太大了,一口下往,恐怕我的手指都得交代。

  不管了!再戧也得試試。

  我舉起軍刺,緩緩地游過往,盡量地慢,但只靠近了一米多,嗖的一下,那東西猛地一擺尾巴,閃電一般游出往六七米,停到了磚石的另一邊。

  靠!這東西就算在岸上用魚叉都不一定能叉中,更不要說我現在得在水里用手捉了。好在它看似溫順,沒來攻擊。

  我還想嘗試,繼續緩緩地靠過往,這一次幾乎挨近它了,但就在伸手的哪一剎那,它又迅速地閃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我立即意識到自己在水下不可能抓到這種東西,它滑動尾部形成的水流很有勁道,不難想象爆發力有多大,即使抓在手里,憑我的力氣很可能也制不住。

  氧氣燈發出警報,我有些急躁,用手電筒四處往照,想找找有沒有可利用當工具的東西。偏偏四周什么都沒有,那些鐵俑重的要命,就算有用我也舉不起來。

  動機一轉,想到自己帶下來的那根軍刺。這可說是我的精神支柱,固然從來沒用過。

  我實在不想傷這條娃娃魚,怎么說它也是一個生命,但到了這個時候,心中無比急切,再管不了那么多了。人的惡性一旦上來,什么憐憫都是空話。

  我再次游過往,舉起軍刺就像把它釘死,就算一下釘不死,至少讓它受傷,沒法再游得這么快。

  它停在了鐵架子的腳下,趴在上面的青磚上,我屏住呼吸,浮尸一樣緩緩漂過往,一點一點地靠近。眼看來到離它只有半個胳膊的地方,如同電影的慢鏡頭般極度緩慢地舉起手里的軍刺,挪動到差未幾的位置,便想刺下往。

  可能是我的殺意被娃娃魚感覺到了,它嗖地往前挪出幾公分,與之同時,我心一狠,軍刺一扎,刺在了它的尾巴上。

  那東西尾巴上全是肉,疼得卷了起來,力氣果然非常大,軍刺幾乎脫手。我追上往,一把捉住上面的手電筒,但在水下阻力太大,一下沒抓實,娃娃魚竟把尾巴直接掙斷,飛也似的游出往六七米,這一次不再停下來,往磚室的另一頭逃往。

  沒了尾巴,它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我擺動腳蹼往里追,好幾次他都差點被抓到,但人在水里,這樣一抓的精確度實在太低,總是在自認肯定能得手的情況下被它逃脫。如此連追幾十米,我先前已在水下潛了這么長時間,體力就跟不上了。

  我死死地咬住呼吸器,用手拉住鐵架子借力,委曲隨著。青光忽然一個轉彎不見,順著消失的弧度撲過往,就見墻壁上的青磚空出一個洞,伸手進往,立即摸得手電筒,但卻怎么抓也抓不出來。

  娃娃魚一定死死捉住了里面的磚壁。

  我蹬起雙腳。頂住磚石的兩邊,用全部的體重往后翻,就覺手上猛然一松,手電筒被拔了出來。整個人緊接著一個跟斗甩翻出往,撞在后面的鐵架子上。

  好不輕易穩住姿勢,往手里一看,綁著手電筒的繩索,原來正是胖子旅行包上的尼龍絲,那東西吃不了力氣,斷了。

  再用探燈照了照洞,娃娃魚窩在里面,看樣子是不肯出來了,我也懶得再理,急忙把手電筒放在探燈下,想看看胖子是否另外做了手腳。那上面果然刻了幾個字:SOS,隨著虹吸潮。

  翻過來,后面還有一行小字,但已看不清楚了。

上一篇:盜墓筆記6陰山古樓 第三十六章 后半部分在地下 下一篇:盜墓筆記6陰山古樓 第三十八章 玉脈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