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湊近仔細地看,并立即把小花推遠讓他不要碰,我不知道什么時候起起,看到頭發,所有的戒備就會打開來,自己也退后了幾步。

  這些確實看上往非常像“頭發”,但是扯一下就能發現,這些頭發和骨頭是連在一起的,幾乎所有的骨頭上都有,頭發似乎是從骨頭上長出來的,由于腐朽的頭發非常的脆,一碰就碎成小段,被當時腐爛的尸液粘在了骨頭上,數目非常多。

  小花戴上了手套,拿起錘子,就開始敲那個嵌在混凝土里的頭蓋骨,兩下就敲碎了天靈蓋,用錘子起釘子的那頭挖出頭骨的碎片,用手電往里一照,就看到顱腔里也擠滿了頭發一樣的東西。

  “不妙。”小花就嘖了一聲。

  我立即意識到,當年他們在這里損失慘重肯定不是由于什么事故,看來,他們是碰到了什么——詭異的東西。

  之前一直也覺得有點希奇,如此強大的隊伍,就算是碰到非常機巧的機關陷阱,也不會造成“巨大的變故”,老九門不是散盜,就算死一兩個人,以那批人的身手和經驗,也會立即找出逃脫的方法。但是,有些時候,是你手藝再好也沒用的。

  我有點發悚,假如如此,那打開這個洞口,就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洞里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但是后面肯定還有尸體。要是敲著敲著爬出一只禁婆,就夠我們受的。另外也不知道這些頭發到底是怎么長到腦子里往的。

  我和小花說了我的顧慮,想來想往,只好披上衣服,戴上兩三層的手套,然后戴上護目鏡,用繃帶把自然的臉全部繞起來,搞得似乎深度燒傷一樣。確保自己沒有任何一塊肉露在外面了,我們才繼續挖掘。

  這下連汗流浹背都沒了,所有的汗都捂在里面,不到十分鐘我所有的私密部位都開始向我***,我只好一邊撓一邊小心翼翼地在尸體邊上開挖,似乎考古一樣小心。

  不出我們所料,第二具骨骸幾乎是立即被發現,幾乎和第一具骨骸是抱在一起的,接著,立即就是第三具骨骸,和第二具在同一個位置,同樣抱著第一具骨骸。和第一具骨骸一樣,這些骨頭上全部粘滿了那種頭發。

  繼續挖下往,到了后面就全是石頭壘起來的,水泥完全沒有灌進這里,懸崖上沒有灌注水泥的大型設備,用手工澆灌,水泥就沒法壓到洞的深處。這使得挖掘非常方便,更多的骨骸接著第二具和第三具被挖了出來,讓人納悶的是,所有的骨骸都是抱在一起的,一開始我以為他們在打斗,但是挖著挖著我就意識到,他們是在把前面的人往前推,似乎是想把前面的人推出往。

  我忽然能再現當年的場面,外面的人在往里澆注水泥,里面的人被亂石壓住,他們大叫著不要,想把前面的人推出往,但是無數頭發順著石頭的縫隙蔓延,將他們吞沒。他們哀號著,擠壓的亂石讓他們根本無法前進,痛苦的他們盡看地扭動著,水泥被那種攻城戰錐一樣的錐子從外面打進,壓力擠壓碎石,將他們擠碎,他們的血匯集在一起,流向涌動過來的泥漿。

  這已經不是死亡可以形容的場面了,那些昔日的老伙計最后竟然這么死往,難怪老九門他們會產生那么大的恐懼,連談也不愿談起。小花皺起眉頭看著我,抓開套住頭的塑料袋用手指把汗濕的頭發往后梳往,就道:“你是對的,這個洞***的封閉,不是在霍婆婆離開之后了,他們是在事情發生之后,立即就封閉了洞口,才會有這么驚心動魄的場面,婆婆應該知道這件事情,為什么她沒說?”

  “也不一定。”我道,“也許是她走了之后,剩下的那些人,還不死心,還在嘗試,才會出現這樣的題目。”

  小花搖頭:“你知道在這種懸崖上,裝置一個水泥罐裝系統要多少時間和力氣?他們一失事之后,還沒有逃出這個洞,水泥罐裝就開始,這說明——”

  他欲言又止,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這是一個預謀好的狀況,水泥罐裝是一個保險,他們預計到會有這樣的危險,所以,在進往之前,他們已經預備好了一切,假如他們在里面失事,那么就把他們給堵在里面。”

  “他們是自愿的。”小花看著那具骸骨,“這讓我好受了點兒。”

  “但是,看他們這個樣子,假如他們是自愿的,他們為什么會是這么一個狀態。似乎糖葫蘆一樣,一個推著一個。”我道。

  “那你覺得應該怎么樣?”小花用手電光照了照我。

  “比如說,有六個人在一個狹窄的洞***里,忽然發現了變故,他們面臨死亡的威脅,他們本能地往洞口跑,但是洞口已經噴進來一坨一坨的水泥,他們這個時候,應該是分散的,一個一個的被凝固在水泥里,每個人的動作都不一樣,之間的間隔也不一樣,而不應該像現在這樣,一個連著一個。”我道,“而且,他們都是***湖了,我覺得在那種時候,他們也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他們會放棄得很早,不會有那么激烈的求生的動作。”

  小花把手電光照在那些骸骨上,安靜了一會兒,才緩緩道:“有道理,那么你的意思是,他們不是自愿的,但是那么大的機器,那么多的水泥橫在外面,他們會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我心說未必,單從這件事情上來說,可以說得通的解釋太多了,比如說,這批人是被人脅迫的,又或者是,他們這么做,是想把某樣東西送出往。但是,這沒法解釋另一件事情。

  我想來想往,就覺得只有一種可能性,能夠同時解釋兩件事情。我對小花道:“你覺得,老太婆為什么不告訴我們這里被水泥封住了。”

  “我不知道,也許她覺得這不太光彩或者……”小花想了想搖頭,“好吧,我承認這他媽很難解釋,不過,我知道她的目的性很強,她不會是在耍我們或者欺騙我們。假如她知道這里被水泥封住了,又不告訴我們,那么我們這邊的喇嘛就停止了,那她的計劃也就沒法實施下往了,她不可能這么傲。”

  “對。”我點頭道,“她不告訴我們,很明顯唯一公道的解釋就是,她真的不知道。但是,她當年參與了這里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那只有一個解釋了。”

  “你想說什么?”

  “這些骨頭,這些人不是老九門的人,哥們。”我道,“他娘的,老九門離開之后,有另外的人到了這里,進往,觸動了機關,然后被封死在里面。而且,時間不會太久,所以,這些血還是紅的。”

  “哦,你是說,咱們不是老九門之后,到這里的第一批人?”

  “大概是這樣,而且看這批人的陣仗,”我撿起一塊水泥,“水泥罐裝,那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來的,也是支非常龐大的、背景雄厚的隊伍。”

  小花往一邊的洞壁上一靠,就嘆了口氣:“而且,他們知道里面有危險,事先安置著水泥罐裝,那么,這些人肯定和當年是有關系的。”他看向我,“有人不死心。”

  “對,有人不死心。”我點頭,我們相對無言,這些人骨骼扭曲碎裂,都分不清外形地爛在這里,我們沒法從他們身上得到更多的信息,但是,我感覺到一陣惡心,到底是什么東西,使得這么多人,一次又一次做著這種沒有意義的犧牲?

  沉默了一會兒,小花才道:“不管怎么樣,看這情況,他們還是失敗了,咱們還得繼續進行未盡的事業,而且他們觸動了機關,老九門觸動過一次機關,他們也觸動了,這說明里面的機關不是臨時性的,他們碰到的我們一定也逃不掉,這洞的里面,一定有什么和這些‘頭發’有關的東西,我們要加倍小心。”

  我的腦子閃過想象,假如我的顱腔長出頭發,頭發尖在我的腦子里穿來穿往,我的腦子就會變成我從下水道里絞出來的沾滿肥皂和不著名油脂的頭發團,那我寧愿往死,還好我把這個想法快速地略了過往。

  說完小花遞給我錘子,讓我繼續開挖,他本來還會和我閑聊,但是這一次,我和他再也沒愛好說話。

  很快,我們又挖出了幾具骸骨,之后,后面就全是石頭,再沒有發現骸骨,我們一直進行了三小時,挖出來的除了石頭還是石頭。

  我忽然有點懷疑,會不會封閉洞***的那批人把整個洞都堵上了,那我們現在在做的就是傻瓜的行為,但是想想肯定不會,而且,現在我也沒有其他選擇,不管還要挖多久,我都得挖下往。

  事實上,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挖了多少個小時,我實在已經體力透支了,困得要命,但是小花沒提出來休息,我感覺也不好意思提。正在渾渾噩噩,“嘩啦”一聲,前面的石頭忽然垮了,眼前石頭墻的上半部分一下坍塌,露出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我手里還拿著那塊最后的“Key Stone”,發蒙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挖通了,小花和我對視一眼,就舉起手電,往洞里照往。就見這石墻之后,是這個巖***的延伸,但是竟然完全看不到底,而二十米外,在管道的地上,出現了一只又一只陶罐,一直延伸到管道的盡頭。

  讓人毛骨悚然的是,在每一只陶罐上,竟然都長著一個香瓜大小的球形的東西,用手電照,就發現,上面竟然長著頭發——這些球形的東西,似乎一個個小小的人頭,從陶罐里長了出來,密密麻麻整個巖***都是。看得我的雞皮疙瘩無法抑制地全部立了起來。

上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三十三章 雙線(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三十四章 小頭發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