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三叔到底如何,我們還不知道呢,你搞這個,太不吉祥了吧?”我道。

  “正由于不知道,先把功夫給做足了,萬一三爺在那邊吃不上飯怎么辦。”他道,遞給我幾瓶啤酒。

  我擰開喝了,邊觀察四周的細節,發現這里電視也沒有,只有潘子的床邊有個破收音機,他的衣服倒是非常筆挺干凈地掛在一邊,一看就是精心伺候過的,看樣子這是他當兵時候的習慣。

  他看我的眼神就失笑道:“老子是個粗人,你就是再看,也找不出絲花來,對于我這種刀口上混過來的人,天天能睡到自然醒,醒過來發現是在城里,沒人殺沒人砍,已經是很幸福了。”

  “那你也得搞點娛樂。”我道,“你明天都怎么過的,看著四面墻?”

  “誰說老子他媽的沒娛樂,老子在窗口吃醬瓜,喝啤酒看看下面的發廊妹,比神仙都舒服。”潘子坐到床上,看樣子沒有第二只凳子了,同時就拿出他的手機,“我現在給他們打電話,不過,小三爺,今時不同往日了,我以前可以說一不二,現在,是求人辦事,你得兜著點兒,等下那人講話,可能沒那么好聽。”

  被他這么一說,我心里就忐忑了起來。我不是個很能受得了冷菜冷飯的人。

  潘子就開始打電話,有幾個電話,只說到我來,有事情找他幫忙,就立即被掛掉了,有幾個干脆打不通,只有兩三個電話,是說到了吃飯的事情。打完之后,潘子看了看我,還安慰我:“沒事,有三個人會來,比我想的好多了。”

  當天晚上,我就在國貿的飯店里見到了那三個人,我一看,確實還都熟悉,以前三叔在的時候,這幾個都是和三叔關系最好的嫡系,我都是叫叔的。

  見面之后,他們也都點頭,但是我也發現了,這一次,他們全都沒有站起來。

  我深吸了一口氣,看他們的表情,也不像非常的委曲,才逐漸放松下來,潘子點了菜和他們閑聊了一下,就進人了正題。

  我們當時有一套說辭事先想好了,也沒說那張家樓如何恐怖,只說那地方如何之可能有貨。

  說完之后,幾個人都陷進了沉思,我就道:“幾位叔,現在世道不好,這么大的油斗,很難碰到了,我想借你們幾個進,或者咱們幾個聯手干一票。”

  我看著他們的表情,卻發現他們都出現了一種為難的表情。

  “小三爺,你這算是夾喇嘛嗎?”一個人就問我,我記得這家伙叫邱叔。

  我想了想:“算是,也不是。”

  “江湖規矩,你這喇嘛夾之前,你得甩點東西出來,我們怎么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你知道這地里的東西說不準兒的,你沒下過幾次地吧,我就是賣你面子,我手下的兄弟也不會聽我的。”邱叔就道。

  說完其他兩個都點頭:“小三爺,現在大家混日子也不輕易,差遣兄弟不是那么方便的,上下都得掏錢。”

  潘子就道:“今天的份子錢,三爺不是早就預了嘛,這么多年兄弟了,你們也算是看小三爺長起來的,這么說多生分。”

  那邱叔就道:“三爺預的是三爺的錢,你也說這是小三爺,你小三爺是三爺的兒子嗎?假如你小三爺是三爺的兒子,那這三爺的錢,就是你的錢,可惜你不是啊,這不倒霉催的嗎?凡事我們都講個理字,這錢我是拿了,我是花了,但是,那和你沒什么關系。”說著又看著潘子,“人家小三爺都管不了這錢,你潘子湊什么熱鬧。”

  那家伙嗓門說著就響了起來,邊上兩個人忙勸他:“老邱,潘子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別說這話。”

  潘子就嘲笑不吱聲,那邱叔繼續道:“小三爺,咱們在這兒給三爺面子,也叫你一聲爺,你要真想起這個事,也好辦,你把杭州三爺那展子的宅券押給我們,我們給你人,你東西能拿得出來,是你的運氣,你拿不出來,那算你倒霉。”

  “我操你媽!”潘子一下就爆了,“媽的,我說今天你怎么肯出來,惦記著三爺的本展是吧,我告訴你,我潘子現在沒人沒錢,但是他娘的老子宰過的人,比你的手指頭還多,你試試動三爺的祖產,老子一把刀殺你全家。”

  潘子爆完,那邱叔顯然也是忌諱潘子的脾氣,知道他真的干得出來,就瞪著他,另一個什么叔就道:“哎呀,自己人不要這樣。”

  邱叔一拍桌子站起來就道:“得,你狠,你抱著吳三省那家伙的祖產往死吧你。”說著看了我一眼,“什么小三爺,我呸,老子算是做慈善,到這兒來最后叫你幾聲,我告訴你,吳三省不在,你在長沙城他媽算個屁,你他媽就是狗也不如,我明天就放出話,你他媽有錢都夾不到喇嘛,我等著你跪著來求我!”

  說完他甩手就走,另兩個一看這飯也吃不下往了,也急忙隨著邱叔走了出往。一下飯桌上就剩下我們兩個人。

  我完全蒙了,根本不知道眼前是什么情況,好久,才有一股惡心涌上心頭。

  潘子顯然已經經歷過很多了,已經無所謂了,他深吸了口氣,鎮靜了一下情緒,對我道:“現在,你知道這幫到底是些什么人了吧。”

上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五十三章 冷靜(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7盜墓筆記7 第五十四章 盡看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