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之前的緊張,此時忽然變成了一種無奈。

  所有賬本都是用暗語寫的,類似于那條讓我卷進一切的“雞眼黃沙”的短信一樣,各種暗語層出不窮,稍不留意,還會以為是寫砸了的武俠小說或者修腳秘籍。我能夠看懂這些暗語,再怎么說,我也是三叔底下一個小盤口的小老板,整套體系我都有學過。

  不過看著賬本上各種巨大的吞吐數額,我就不禁汗顏,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以我那小展子的營業額,假如我不是三叔的侄子,我肯定已經從盤口的名單上被踢掉了。

  賬本我完全能看懂,其中的題目我卻看不出來。既然敢交賬本上來,賬目顯然是做平的,三叔能從很多小細節中看出貓膩,我顯然沒這個本事,只能從一些小地方來揣測:比如說,整個賬本的墨跡全都很新,那肯定是昨晚連夜趕出來的。比如說里面的紙很舊,但封面很新,那肯定是舊賬本換了皮的。

  這些事情實在我都做過,但我是小老板,三叔收賬的伙計也不敢對我怎么樣。今天的這些題目,肯定是下面的盤口聽到三叔失事的風聲之后,都撈了不少,如今臨時做的假賬。

  昨天一定是個不眠夜,呵呵。不知道為什么,我心中總有一股快感。

  翻賬本的時候,我還在賬本堆里發現了一本希奇的東西。

  那是一個電話本,在所有賬本的最下面,是那個魚販交上來的(或者說是潘子搶上來的)賬本。

  我開始以為這是一個電話簿樣式的賬本,但是我打開之后.發現這真的就是一本電話簿,里面全是各種號碼,完全沒有賬目。

  我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明白剛才的想法是錯的。

  潘子不知道魚販帶的根本不是賬本,這是小花做的一個局。

  也就是說,潘子只是看到他口袋里有本子,就以最快的速度搶過來給小花,小花立即謊稱這是賬本。其他的人一看,魚販嘴巴這么硬,還是帶了帳本,說明他同樣忌諱三叔。媽的,和之前他自己說的不一樣啊。其他人立即覺得造反不靠譜,就當墻頭草倒向我們,等魚販反應過來,所有的賬本都已經交了上來,魚販的計謀已經失敗了。

  之前我固然用陳皮阿四占了先機,但是看真本事還得看怎么處理這些賬本,把錢收上來,這是最實際的。既往不咎不是三叔的性格,別人會懷疑的。

  也不知我的想法是否正確,不過現在已經不重要了。我挑出了幾本一定有題目的,就預備開演,但是第一步不是飛賬本,而是要表達強烈的不滿。

  在導演潘子原來的安排中,這一步要用一只煙灰缸砸他,表達對三叔不在這里的時候主持工作的潘子的責備,于是我看著看著,忽然就猛地把一本賬本合上,往桌子上一摔。

  房間里本來就鴉雀無聲,一下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我,我順手操起桌子上的煙灰缸就朝潘子砸往。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七章(二)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八章(二)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