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那你憑什么覺得我會就范?”小花嘆了口氣,臉色就陰了下來,沒有之前那種一直很俏皮的表情了。

  “您憑什么覺得自己不會就范呢?花兒爺,您可沒二爺當年的身手。現在外面全是人,最多半分鐘他們就上來了,您現在報警都沒用。”

  “一定要能打才是本事嗎?”小花道,“你以為,你真的殺得了三爺嗎?”

  魚販看著小花,就嘲笑:“難不成到這個時候了,你們還能飛?”

  “就算你把我們都殺了,你也殺不了三爺。”小花笑道。

  “什么意思?”

  “由于三爺根本不在這里。”小花道。

  我不知道小花想干什么,似隨即我就明白我們必須冒險了,事情已經對我們極端不利。

  小花轉向我:“親愛的,用自己的聲音和六爺打個招呼吧:”我動了動喉嚨,就用自己的聲音說道:“六爺,剛才得罪了,演得不好,不要介意。”

  魚販和那個中年婦女的臉色霎時變得蒼白:“你是?這聲音是?”

  “在下花兒爺手下小小戲子一個。”我道。

  小花道:“老九門留下的手藝不少,又豈是你們這些土鱉會懂的。”

  外面已經傳來了王八邱帶人上樓梯的聲音,我背上都有點毛起來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這么像?”魚販連連搖頭。

  “還不信?那再讓他們看看。”小花道。

  我心想難道要把面具撕下來?一想不對,這面具恐怕不是那么好撕的,而且讓他們發現我是吳邪也不是好事,于是我心一橫,就把自己的外衣脫了。

  我的身材和三叔差得非常遠。三叔常年在外,黝黑結實,我和他年齡上也差了很多,很輕易看出來。衣服一脫,魚販的臉色就更丟臉了。

  “那真的三爺在哪里?”中年婦女臉色發青道。

  “現在王八邱傾巢出動,你們老窩有人看嗎?”小花道,“三爺是什么性格的人,你們不是不知道:你們這幾個月做得那么盡,他會安心來找你們要賬本?”

  正說著,忽然魚販的電話就響了,他立即拿起來,估計是來了條短信,正看著,他的臉色立即從蒼白變成了鐵青。他對中年婦女道:“媽的!是真的,三爺現在帶了人在我們展子里!快走!”

  “那他們……”中年婦女指著我們。

  “三爺不死,弄死他們也沒用。”魚販直跺腳,“我就知道沒那么順利!”說著,他們帶著手下急忙沖了出往。

  不出片刻,他們應該在走廊上碰到了王八邱,就聽到魚販大叫:

  “我們被騙了!這個三爺是假的,真的三爺在我展子里!”

  “什么?”王八邱大叫,“什么情況?”

  “我就說那老狐里沒那么好弄,我們被算計了!”魚販幾乎吼了起來,聲音好似太監一樣凄厲。

  “走!回往!”王八邱大叫,接著他們所有的人又重新沖了下往。

  小花咧嘴一笑,往窗簾外看了看,就聽著嘈雜的聲音一路往下,汽車又開始發動起來。

  一直到聲音遠往,我幾乎癱倒了,坐在地上,感覺渾身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來,剛才的緊張全從毛孔中涌了出來。

  小花似乎也松了口氣,一把就把我從地上提了起來,然后道:“真險,我們快走。”

  “剛才是怎么回事?”我問道。

  “面具這種東西,能有第一張就有第二張。”小花讓我別說話,繼續拿出手機給我看,“我們解家人,做事情從來不會不留后手。”

  “怎么說?”我動嘴型。

  “路上說吧。”他道,“事兒還多著呢。”秀秀笑著遞上了最后一杯茶,我一口氣喝完,撩開帷帳走出往,迅速地下了樓。

  外面的人已經走得差未幾了,只有一些大佬的手下還在扎堆。我誰也沒理,徑直走向車子,忽然就看到,那人群之中還站著一個人。

  是那個三叔的女人,她站在人群后面,冷冷地看著我。

  我后腦又開始冒冷汗,不知道作何反應。我心說,不會還有加時賽吧,卻見她看著我,隨后轉身離開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小花已經把我推到車邊,讓我坐了進往。

  車子啟動,我在車窗經過那姑娘時看著她的身影,覺得她可能會是個***煩。但是我懶得往琢磨了,倦怠如同潮水一樣向我襲來。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九章(一)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章(一)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