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裘德考的人住在村的上頭,可能是人數太多的原因。村子往上部分髙腳樓分布得非常密,適合很多人同時居住,可以互相照應。

  我和潘子打了個招呼,說明了情況,潘子就隨著我們,從那條熟悉的小溪邊繞了上往。夜晚的天非常清涼,月光照在清澈的溪水里,到處是蟲叫之聲,讓人不由得又想起了半個月之前的情形。

  上往之后,我才發現整個村子的上頭幾乎被裘德考的人占滿了。到處燈火通明,所有的院子里都擺著大圓桌,到處都是成箱的啤酒和赤***著上身吃東西的老外。顯然,這兒大部分的房間都變成飯店里的后廚了。

  倒斗也能搞活經濟,我心說,一個找不到的好斗能富一方水土,在這里倒也體現得淋漓盡致。

  看到裘德考過來,幾個喝得站都站不直的老外就拿起啤酒對他大喊:“Boss,come on!Don’t be too upset!(老大,過來一起喝,開心一下!)”

  裘德考沒有理會,徑直繞過這個大排檔,到了這排屋子的后面,氣氛陡然一變。我看到一幢非常冷淸的髙腳樓,很小,似乎只有一間屋子。門口有兩個人,一臉的嚴厲,四周也沒有飲酒的人,只有一甚昏暗的白熾燈照著這屋子的門臉。

  裘德考對看門的人做了一個手勢,就把我們帶了進往。一進往,我就聞到一股無比刺鼻的藥味兒。

  地上有一盞油燈,我看到油燈下,一團面粉袋一樣的東西正躺在草席上,邊上有一個醫生一樣戴著眼鏡的人。

  “怎么樣?”裘德考問那個醫生。

  那個醫生搖了搖頭。我湊上往,不由得吸了口冷氣逐一那草席上的一團“東西”,竟然也是個人。

  但是,這真的是人嗎?我看著這個“人”,有一種強烈的想作嘔的感覺。他身上所有的地方,整塊整塊的皮膚都凹陷了下往,看著就像一只從里面開始腐爛的橘子,但是仔細看就能發現所有的凹陷處,皮膚下面似乎都包著一泡液體,乍一看往,這個人似乎已經腐爛了很久。

  但他卻是活著的。我看著他的眼睛,他也正看著我,而他顯然已經動不了了。

  “怎么會這樣?”潘子問。

  “我派了七個人下往,只有他一個人出來,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三天后開始發高燒,之后變成了這個樣子。”裘德考面色鐵青,“就是他帶出了那把刀。他告訴我,他進人到了石道的深處,在碰到帶刀尸體的位置,他和其他人分開,其他人繼續往里,他把刀帶出來給我,結果繼續深進的人再也沒有回來。”

  “他的身體是怎么回事?”

  那個戴眼鏡的醫生搖頭:“不知道,我只能說,他的身體正在融化成一種希奇的液體,從內部開始。”說著,他用一支針管戳了一下那個人的手臂,凹陷處的皮膚立即就破了,一股玄色的液體從里面流了出來。

  “你要問就快問吧,”裘德考說,“他的時間未幾了。你可以問他題目,他無法問答,但是能用點頭和搖頭表示。”

  我湊近那個人,問他:“你別害怕,回答了這些題目,我也許可以救你,但你一定要如實回答我。你是從一具尸體上找到這把刀的?”他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但緩緩點了點頭。我又問道:“這個人的手指是不是特別長?”

  他看著我,沒有反應。

  我看了一眼裘德考,裘德考也沒有反應。潘子說道:“他也許沒留意那個人的手呢。你問問其他特征。”

  我想了想,問道:“那個人身上有沒有文身?”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一章(二)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十二章(二)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