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當晚吃飯時,秀秀就問我怎么辦。我心說實在我沒有打算,潘子之前早就幫我打算好了。如今我只是示意了一下,皮包便開始全力預備,潘子之前肯定也已經安排過。

  雖說我是三爺,但還遠遠沒到潘子他們能放心讓我自己做決定的地步。

  不管這里面有多少風險,我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死我也認了。如今只有再下往了。按照胖子的說法,潘子和小花那邊開始不會有太大題目,就看他們是否能回到那條隧道,只要能出來,一切都沒題目,但是假如被困進那個毒氣洞……

  胖子當晚已經能走動了,我再往帳篷里看他時,他正看著自己的肚子嘖嘖霞罵娘。我對他道:“這一次我們要能成功,你的肚子居功至偉,我給你的肚子發個錦旗,上寫‘天下第一肚’。”

  胖子道:“三爺,您可別扯這些風涼話。這一肚子疤,老子以后泡妞都麻煩,妞兒躺我肚子上硌得慌,我得往找家文身店給它整整。你說我文個象棋棋盤怎么樣?以后雙飛的時候,妞兒能在我肚子上下棋。”

  “我覺得你直接涂黑算了,然后打幾個鉆石的肚釘,就說文了個夜空,這樣比較有詩意。”我道。

  “好主意,還是三爺有文化,胖子我書讀的少,就是吃虧。”胖子說道,便看了看帳篷外面,“我的事兒,你們沒人告訴那丫頭吧?”

  “沒說你還要下往。她知道你回來了,很開心。不過告訴她又如何,她又不知道我們在干什么,你就別自作多情了。你比我小不了幾歲,老牛吃嫩草也要有個限度。”

  外面傳來云彩的聲音,胖子摸了把臉上的胡楂,偷偷看了一眼就道:“老子連別人祖墳都敢挖,小妞不敢泡?我告訴你,老子這一次還真預備真愛了,誰也別攔,沒人比我能給她幸福。”

  “你能給她什么幸福?”我失笑道,“以后熬豬油不用往菜市場嗎?”

  “老子有臂彎啊。”胖子道。

  我聽胖子這么說,再回想起自己的種種,心中極度郁悶。他似乎完全認不出我,我也沒想好是否現在就暴露身份,由于究竟我心里對于整個局勢是沒有底的,不知道暴露了會不會帶來什么我想不到的變故。

  于是我不和他扯淡,就問道:“你身體恢復了沒有?”

  “不就十幾天沒睡嗎?”胖子道,“睡一覺早就沒事了。我是壯年才俊,和你們一樣,是吃過苦的,受點累不算什么。而且你們沒我也不行,所以假如你要勸我留下,還是省了,我在這里待著,非急死不可,你知道我的脾氣。”

  我點頭,他道:“里面那東西倒不足為懼,但是那樓太他媽邪門了。不怕慢,就怕冒進,東西能帶多少就帶多少,我們上一次就是吃了輕裝的虧。”

  這話他已經說過一遍了,我點頭,他又指了指另一邊裘德考營地的方向,讓我靠近點。我靠過往,他對我耳語道:“三爺,你把那叫皮包的小子叫過來,我們得從鬼佬那邊搞幾把槍來,得要他幫忙。”

  我道:“我覺得,盡量不要往和他們發生關系,這批人都是亡命之徒。”

  “能有我們亡命嗎?”胖子呸了一口,“這話肯定是小花那小子說的。三爺,您可別聽那小子的,那小子是文幫唱戲的,當然不喜次打打殺殺。你們傳統家族有手藝,膽子大,我可不是。我和你說,沒槍就罷了,要是有槍,老子就是賣屁股也得往弄幾把,那叫信心百倍。”

  我知道胖子很多想法基本上都是對的,就問他道:“你預備怎么辦?”

  胖子穿上衣服,抹了把臉就道:“您別管,把那人叫過來給我指揮就行了。”

  我再次看到胖子時.他已經在擦槍了,皮包鼻青臉腫地在那里數子彈,一邊數一邊還有點哽咽。我心說,我靠,胖子到底干了什么,但是也不敢多問,估計皮包是被胖子的什么損招忽悠了。

  弄來的槍是我叫不出名字的,胖子說這是烏茲,是一種微型沖鋒槍,人送綽號“小叮當”。

  我拿來掂量了一下,非常重。這槍我見過,就是《真實的謊言》里施瓦辛格老婆用的那種。我問道:“為什么叫小叮當?”

  “由于這槍打起來,槍口跳得很厲害,就像小叮當一樣!”

  我心說,小叮當什么時候跳得很厲害了?一想,胖子和我們生活的年代不同,我記憶里似乎有一部很老的國產木偶片叫做《小叮當》,那里面的木偶確實總是跳。不過如此說來,這外號應該是胖子本人取的了。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二十二章(二)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二十三章(二)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