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胖子說完就起身走了回往,一邊走還一邊嘀咕什么,顯得和我談得不愉快的樣子,我只得配合地做一些無奈的表情。一路回往,就見他們在聊天,秀秀等我坐下,就輕聲問我胖子和我聊什么。我道稍后說,現在不方便,把她打發了過往。

  坐下來后,我心里有底,便放松了不少。想著剛才胖子的幾個題目,我還是感覺有些異樣,但怎么想都覺得胖子不像在騙人。

  不是說胖子不善于騙人,而是我對于謊言很敏感。很多時候三叔騙我,我實在都能感覺到,但是每次我都會理性地判定這是自己多疑。但是這一次,卻是我的第六感覺得胖子不是說謊。

  我想起胖子之前的表現,決定不往想那么多了。胖子說得對,他要害我,早就害了。

  只是皮包的眼神也有些怪,問我道:“你們干什么往了?”

  “看看前面的情況。”我就道。

  “看得那么神神秘秘,三爺,有亊您可不能瞞著我們。”皮包抱怨道。我一看這情況就立即給秀秀打了個眼色,想讓她岔開話題。我問秀秀道:“你們聊什么呢?”

  秀秀知道我的用意,立即就道:“我們在聊老九門的事。聽說軍隊在長沙的時候,部隊里什么地方的人都有,還有各地流竄的難民。”

  “當時很多京城的王侯將相都能唱幾句京戲,所以軍隊在新中國成立后進京,沒有一路花鼓唱到底。陳年往事都是聊天時說起的,不過幸虧二爺家后來衰敗,否則現在這種時代,他們不知道該扮成什么。現在人心疏離,外人防得少了,自己人反而成了心頭大患。”

  皮包似乎有點喜歡秀秀,秀秀一說話,他的留意力就轉了過往。秀秀說的是自己的兩個哥哥。一路上聽秀秀說來,這兩個人算是北京的名流公子,卻不是特別出色。倆人對于霍老太欣賞小花,早就心存不滿,他們之間的恩怨糾葛可能從小就一直在積累。我沒法插話,便想讓她多說點。

  胖子坐下,往火里丟上幾捆樹枝,道:“這種《金粉世家》和《啼笑因緣》里的橋段,老子沒什么愛好,有沒有老九門里什么我們不知道的風騷韻事,拿出來講講。聽說你們二爺守寡之后頗風騷,流連煙花之地,其中有一個相好白得跟瓷器精似的,手上畫上青花瓷的花紋,人稱‘小青花’,有沒有這事兒?”

  “小青花現在還在,你要不要往看看?現在在養老院。”秀秀道,”畫上青花瓷紋,還和青花瓷娃娃一樣,就是被打裂了的那種。”

  我喝了一口茶就道:“先人故舊,你積點口德吧。舊社會的女人大多身世可憐,這小青花,未必是她愿意當的。”

  皮包很不認同,但也不愿意接話頭了,就對胖子道:“你想聽葷料,我們這種人怎么講得出來,不如你說幾個。”

  “胡說,我答應了云彩,如今要做正派的人,你們這么低級趣味,活該都處不到對象。”

  胖子轉身把帽子蓋在臉上,說道:“時間不早了,胖爺我缺覺,先睡了,你們繼續‘鏘鏘三人行’。”

  我看了看月亮,這兒的地勢太特別了,頂上的橫木擋住了大部分月光,只透下一道道暗淡的白光,假如不是頭上的一段橫木朽壞掉進了深溝內,這里恐怕一絲月光也透不進來。

  這一條秘溝并不是當年張家古樓的建造者蓋起來的,而是古瑤民在嶺南古國時期的遺存。顯然,這片深山在很久以前就有很多神秘的活動,只是不知道古瑤民在山中建這道秘溝的目的是什么,和張家古樓選擇這里有沒有必然聯系。

  幾個人都想瞇一會兒,就都分頭靠下。我剛想閉眼,忽然就見胖子一下又坐了起來,往水潭邊小便。我心說破事兒真多,于是也拿帽子翻下來蓋上臉,很快就沉沉睡往,計劃在一小時以后醒來,

  在這里我已經形成了很精確的生物鐘,只要睡條件醒自己只是短暫休息,我一定能準時醒來。果然,過了一會兒我就醒了。我的臉上蓋著帽子,里面散發著洗發水的味道,我十分慶幸在野外還能聞到這種城市里的味道。

  我吹了口氣,心里想著以前往魯王宮和云頂天宮的那些日子,那時候我都屬于破壞隊伍士氣的分子,永遠要被潘子踢才能醒來。如今我卻沒有賴床的權利,我是三爺了,其他人都看著我呢。我迅速把帽子一抓,就想翻身起來,這一抓之下,卻發現蓋在臉上的帽子成了逐一團濕漉漉的東西,還很油膩。

  我一驚,立即拍開那東西坐起來,隨即發現不對——篝火照亮的整個區域里,靠近秘溝邊沿的部分有水滴落下來。我以為是下雨了,但是抬頭就發現,水不是從上頭滴落的,而是從石頭上濺落下來的。我正坐在溝邊的一塊石頭旁,四周的藤蔓已經被砍完了,水是順著上頭的溝壁滴下來的,拍在石頭上濺起了水珠,四周好些人都已經被澆醒了,幾個人遮著腦袋跑出濺水的區域,嘴里冒出“怎么回事”一類的話,胖子立即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讓全部的人閉了嘴。

  我們都看著他,不知道他發現了什么。就看他聞了聞被濺滿水的身上,我隨著聞了一下我的帽子,一股尿騷味兒立即讓我惡心到了極點。

  是尿,有人在我們頭頂小便。

上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二十五章(二) 下一篇:盜墓筆記8大結局盜墓筆記8 第二十六章(二)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