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茅草屋里光線晦澀,我只能看清那是一只老式的棺材,一頭大一頭小的大木匣子,體積并不大,不像那些電視里放出來的大戶人家的棺材,棺材上全是泥,幾乎已經看不清棺材本身的紋路。

  這只棺材讓我有點心跳加快,一下激起了我無限的聯想,雖然記憶不是很清晰,但是好像祠堂本來和棺材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家族葬禮,祠堂就是古法禮中停死人的地方,我還記得爺爺死的時候,就是在這里停尸,當時還是盛夏,有道士封臭做法,大體是繁瑣的儀式,我已經完全記不清楚了。所以這里有棺材,應該不算奇怪。

  問題是,為什么這只棺材會被放在祠堂后的這個茅草屋里,而且上面全是干泥,看這屋里蜘蛛網和灰塵的樣子,以及鎖生銹的程度,這只棺材停在這里已經有相當長的歲月了。是在十年前,還是幾十年前,因為什么原因,這只棺材被抬到了這里,一直放到現在呢?這棺材里有尸體嗎?又是誰呢?

  我在一瞬間心里閃過了很多念頭,有點心癢癢的,看來這祠堂和這茅草屋,以及里面的古舊的棺材,這些東西背后必然有一個故事。

  無奈,我身上穿的是前幾天新買的ME&CITY,我的身手又比較遲鈍,否則我肯定會爬進去仔細的瞧瞧,不過,我知道即使是進去我也瞧不出什么,我總不能撬開這是棺材,誰知道這里面會是什么東西?

  瞧了半天,我悻然而回頭,繞過了茅草屋繼續往后,就是一片農田,已經荒廢了很久,里面雜草叢生,我順著田埂往里走,發現沒種東西的大概有四五畝那么多,這應該是我們家分到的祖地了,可惜我老爹父親三個都不是種田的料,這地竟然長成這樣了。

  再往前就是別人的地了,后面能看到地的盡頭,那是山坡,有小路往下,下面是梯田的下一段。

  再走也就是這個樣子了,我心里一邊盤算,這些地到了杭州能值多少錢,一邊往回走去,老爹他們不知道完了沒有,如果還沒,我就在邊上聽著,順便鍛煉一下長沙話聽力,怎么樣也比在這里閑逛要好。路過那茅草屋的時候,我順著又往里看了一眼。

  陽光暗淡了一點,屋子里更暗了,我什么都沒有看清楚。

上一篇:盜墓筆記賀歲篇盜墓筆記 賀歲篇 起源 下一篇:盜墓筆記賀歲篇盜墓筆記 賀歲篇 往事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