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我載著三叔去了鎮里的農藥店,買了什么專門殺螺螄的農藥,死貴,三叔還沒帶錢,還是我付的帳。、

  我們回到村里已經是夕陽西下了,來到溪灘,果然有三叔的人守著,不過,那些螺螄似乎沒有再聚起來,找了一下甚至連單個的都找不到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三叔不管這一些,分配了一些人手,分了幾段去灑藥,搞完后天黑了,三叔道:“得,明后年這里人都沒螺螄吃了。”

  我惡心道:“我這輩子都不吃了。”

  我們回去睡覺,今天是有點累了,開了好幾個小時的車,而且我的金杯好久沒保養了,剎車好像有點問題,開的特別累,躺下我就著了。

  臨睡著我還在想明天會發生什么事情,為什么那些螺螄要聚成那種詭異的形狀,難道有什么惡鬼輔在螺螄上了。半夢半醒的腦子里全是那詭異的影子,好像那螺螄從溪里爬了出來,一路過來到了我的床前。

  這覺睡的比熬夜還累,想醒也醒不過來,一直到3點多的時候,我終于被尿憋醒了。

  農村里的公廁我是沒法去上的,就是一糞缸,我沒信心不掉下去,也受不了味道,而我的房間里也沒有廁所,就出去到門外操場里放了水,放完回去的時候,我忽然就發現三叔的房門開著,里面還亮著燈。

  給冷風一吹我人很精神,心說三叔還在干嘛,就走了過來,往里一探,就看到里面沒人,而且衣服都不在,好像匆匆離開了。我悻然回房間,晃眼間,忽然感覺哪里有人看著我。

  我不是個神經敏感的人,之所以有這種感覺,我確定肯定是剛才晃眼的時候,眼鏡瞄到了什么東西。

  但是老房子里所有的東西我都不熟悉,我回望了一下,也沒有感覺是什么東西引起了我的錯覺。

  看了幾下不由悻然,心說他娘的這幾天的事情讓我暈頭了,所以說神神叨叨的事情最容易讓人走火入魔,好像有其特性。

  我躺回去睡覺,剛才睡的不舒服,現在人精神了一下,短時間內也難以成眠,就關上燈,帶上耳機聽Mp3。

  然而奇怪的是,我躺了一會兒,總覺得哪里不對,渾身不自在,還是有人在看我。這感覺不是很強烈,但是非常難受,揮之不去。

  最后我是在受不了了,把mp3關了,坐起來用力按摩太陽穴,一邊深呼吸,想讓自己安定下來。

  這多少有點作用,深呼吸了大概十幾分鐘,我整個人逐漸平靜了下來,雖然那種感覺還存在,但是我人沒有那么煩躁了,我用力揉搓了一下臉,就感覺到自己不用睡了,按照這經驗,今天晚上就算是睡著了也不會舒服,還是等到天亮了捱一下,捱到中午睡個午覺有用。

  想著我又琢磨這么早應該干嘛好呢,看了看表才4點不到,他娘的,要么陪二叔打太極去。他也快下來了。我打了個哈欠就條件反射的轉頭看窗外。

  這一看我的頭皮立即炸了起來,心臟幾乎停了一下。

  我看到在我的窗戶上,竟然趴著一個影子。

  一個人影

上一篇:盜墓筆記賀歲篇盜墓筆記 賀歲篇 影子 下一篇:盜墓筆記賀歲篇盜墓筆記 賀歲篇 窺探

欧宝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