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三叔矢口否認,賭誓這次回來盡折騰螺螄了,啥也沒干。

  二叔頗懷疑,三叔就怒道,老子需要說謊嗎?你兄弟我就是做了,你能拿我怎么樣?

  二叔點頭,我一想也有道理,以三叔的脾性,而且還在長沙,他根本不需要瞞著誰。

  “我還以為你和曹二刀子進去的時候,偷偷從那棺材里拿了什么東西出來,所以這些螺螄老早我們麻煩。不然你這么早就回來干嘛。”

  “你腦袋上血飆出來,你不去醫院?任他流?”三叔沒好氣道。

  “如果不是你的原因,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咱們院子里到底是什么東西在吸引它?”二叔自言自語。

  琢磨著雨就停了,三叔說別琢磨了,老大在那里一個人也應付不了,先去幫忙吧。

  二叔還是想著,不過也站了起來,我們回到祠堂,見一片鬧鬧騰騰,二叔三叔就去幫忙,我就不想攤這些惡心事了,徑直一個人回家。

  院子里已經打掃干凈了,開了下水道,看里面沒多少泥螺就把水都瀉了,附在表公身上的螺螄給掃在一邊的水缸里,上面壓著石頭,據說有半缸之多。要等雨停了再處理,我看著水缸就感覺很不舒服,總覺得看上去好比一直大個的螺螄一樣,不由遠遠的繞開。

  回到自己房里,百無聊賴,琢磨事情也琢磨不出來,而且總覺得不舒服,這水缸好像就是顆炸彈一樣,心神不寧,非常難受。而且大冬天的,一個人坐在房間里就有點冷,索性出去走走。

  一路在村里閑逛,一邊走一邊想,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溪邊。

  大雨之后,溪流奔騰,水位高了很多,我遠遠踩在溪邊上碎石上,看著在上游被沖下來卡在岸邊的雜物,全是樹枝和枯葉。水很渾濁,我撿著邊上的石頭往水里扔,一邊想二叔的問題。

  其實他說的時候,我心里有一個答案,但是我沒說出來,我想到的是,開棺的時候,是表公加上另外兩個老人再加上我和我老爹五個人,這“它”的目的,有可能是我。什么原因自然是不得之,能夠想到的,也許是因為我們5個人開了她的棺材,繞了她的寧靜。

  說起來我也算是她的子孫,雖然沒有血緣,而且過程詭秘,但是總歸入了籍還埋在主墳之內,為何她還如此咄咄逼人了,她當年臨死到底是經歷了什么事情,讓她如此的怨毒?又或者二叔錯了,如三叔說的,也許那棺材葬的不是那女人,而是哪些螺螄?

  琢磨這些問題讓我感覺好笑,但是表公的死狀讓人膽寒,這事情牽扯到生死了,就不是開玩笑的,我提醒自己,要是可能,還是早點回去好,杭州離這里這么遠,它真要跟來,也恐怕也得十幾年之后。不過現在溜掉好像不太仗義,也不甘心。

  這地上都是濕的,雨我估計也不會就此停掉,斷斷續續的總還有一兩天,那晚上就真的不用睡了,得端著家伙時刻準備著。想著我忽然有了個注意,要不去借只狗過來?

  爺爺臨去世前有一只老狗,那只狗給爺爺調教的成了精,現在二叔養在杭州,沒帶來,否則還能看個家護個院什么的。想著又沒用,螺螄爬的這么慢,幾乎沒有一點聲息,狗可能也發現不了。

  想到這點,我忽然意識到有點奇怪,嗯,剛才的說法里,好像有什么不太舒服。

  我想了一下,知道剛才覺得不舒服的是什么方面了,對啊,螺螄爬的很慢啊。

  從我住的地方到最近的溪邊是多少距離,以螺螄的速度,半個晚上能爬的過來嘛?想著我越想越不對,站起來就開始步測,發現溪邊到我住的地方有800多米的距離。算了一下螺螄的速度,我知道蝸牛馬力全開能達到8米左右一小時,螺螄爬的比蝸牛還慢。估計爬一米最少需要需要10分鐘,他娘的800多米需要8000 分鐘,133多個小時才能爬到,也就是它如果想在今天早上出現在我家院子里,那它五天前就應該上岸了,他娘的可五天前還沒這些破事呢。

  我靠,怎么回事,難道這些螺螄吃了興奮劑了嗎?

  我立即把我的想法打電話和二叔講了,可二叔聽了一點也沒什么興奮,只是嗯了一聲,只道:“我知道了。”便匆匆掛了,似乎是那邊有什么棘手的事情。

上一篇:盜墓筆記賀歲篇盜墓筆記 賀歲篇 死亡 下一篇:盜墓筆記賀歲篇盜墓筆記 賀歲篇 設局

欧宝体育app下载